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第74章顾大忽悠编故事+在车里摸软软的小b_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
第74章顾大忽悠编故事+在车里摸软软的小b_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
第74章顾大忽悠编故事+在车里摸软软的小b 陶软本能地察觉出了危险。 她突然发觉顾之洲并不是他表现出来的这种人,至少并非看起来那样温柔良善。 或许顾之洲还隐瞒着她根本不知道的东西,nv孩子的直觉告诉她,那双温润深邃的眼睛里,也许还藏着万丈深渊。 她应该一探究竟吗?还是就这样盲目地、糊涂地跟他恋ai着? 直觉告诉陶软她应该后退,可是当那个带着话梅味的吻凑上来的时候,陶软一下子就想不管不顾了。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哪怕知道顾之洲并非真的温柔,可至少在她面前,顾之洲给了她太多的温柔t贴。 “阿洲……” 陶软不知道怎么就扑入她怀里哭了出来,而顾之洲却依旧温柔地r0u着她的后脑勺,问她道:“别哭,跟我说说,怎么了?” 陶软抬眼看着他,想说的似乎有很多,却又被身后汽车的鸣笛声给打断了。 “g什么呢啊?都绿灯了,能不能快点开?”后面的司机已经探出了脑袋催促。 陶软就从顾之洲的怀里挣出来,自己抹了抹眼泪,跟顾之洲道:“你先开车。” 顾之洲看了她一眼,而后发动引擎,等车子开的平稳时,顾之洲又给她递过来一个纸巾。 “哭什么?亲一下就把你亲哭了?” 陶软就又笑了。 她用舌尖把那颗话梅糖推到腮帮,擦g眼泪回顾之洲:“才不是。” 因为路程短,直到公寓的地下车库,那颗话梅糖还没有被顾之洲含化,陶软乖乖地解开安全带打算下车,结果顾之洲的吻就那样再次铺天盖地袭来。 “唔……” 这一次男人吻的很凶。 唇舌凶狠交缠,唾ye在两个人的口中疯狂交换,那块儿没有吃完的话梅糖,被顾之洲掠夺回去嚼碎,又再次渡到了陶软的舌苔上,再被男人的大舌推到嗓子眼。 “嗯~唔……” 口中的每一寸都被另一个t1an舐掠夺,呼x1越来越困难,就在陶软以为自己要被吻到窒息的时候,顾之洲放开了她,轻轻捏了捏她的脸。 “不是亲一下就哭吗?来,再哭一个给我看看。” 陶软就真的哭了。 她一边喘一边掉眼泪,原本娇美的小脸蛋瞬间被眼泪铺满,显得我见犹怜。 “怎么还真哭了?”顾之洲把椅背往后调,长臂一伸就将陶软捞到了驾驶座上来。 “为什么哭?”顾之洲m0着她的后脑勺问。 陶软哽咽:“因为你欺负我啊。” 顾之洲贴着她的耳边笑了,又凑上去吻了吻:“亲两下就是欺负了?” 陶软继续哽咽:“我说的不是这个……” 顾之洲温声问:“那是什么?” 陶软:“是你骗我,你根本不是从大学开始喜欢上我的……” 顾之洲倒是坦诚:“嗯,你知道了?” 陶软一噎,又抬眼去看他,有点不解:“你、你就承认了?” 顾之洲m0出来一根烟,点着x1了一口,对着陶软吹了一圈烟雾。 陶软被呛的锤他,却反被他握住了手腕。 “你高中的时候我就见过你。”隔着一层烟雾,顾之洲的声音有些朦胧不清。 “什么?” “那时候正好去那个城市办点事,就看到了从校门走出来的你,”顾之洲夹着烟,却没有继续ch0u,只是看着陶软,目光温柔,“那时候你就很美,很漂亮,出落的水灵灵,我对你一见钟情。” 陶软脸上一红。 “那、那你怎么不来找我?” “你那会儿还小呢,我也还小,虽然对你念念不忘,但我也没想跟你怎么样。” 顾之洲又抬起了夹烟的手,可是在陶软咳了一声后,他到底还是把烟给灭了,而后开车窗通风。 陶软还是想问:“那……我埋的那个许愿瓶……” 顾之洲不解:“什么许愿瓶?” 陶软:“你不知道?” 顾之洲摇头。 陶软追问:“可笑笑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x格……” 顾之洲莞尔:“上大学之前我妈跟我哭了一场,说不希望我再像以前那样孤僻,我就尝试着做了改变。” 陶软脸一红:“所以不是为了我啊……” 顾之洲:“什么为了你?” “什么都没有!” 陶软把脸埋在顾之洲的脖颈里,觉得脸上都要烧透了。 什么啊…… 所以是她想多了,在自作多情了是吧? 顾之洲改变是为了他母亲,而不是为了自己……那个许愿瓶空了应该就是巧合。 她就说嘛,就算顾之洲喜欢她,也不至于为了她做到那个地步。 要不然这份喜欢未免也太沉重了。 沉重到她有点害怕。 现在好啦。 陶软忽然就觉得身上一轻,再不像之前那样喘不过来气了。 她又捧着顾之洲的脸亲了亲,跟他道:“我们还真有缘分。” 顾之洲:“所以你就为了这个哭?” 陶软:“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啊~” 陶软的音调忽然拔高,因为顾之洲的手就那样从她的裙摆底下伸了进来。 m0住了她的小b。 还是好舒服。 “嗯……”本魰鱂在hǎitǎηg(塰棠shu屋)獨鎵哽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