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第三十九章不刁蛮的张雪_我的风情后妈
第三十九章不刁蛮的张雪_我的风情后妈
第三十九章不刁蛮的张雪 . 或许是因为我每天上夜班的关系,所以在酒吧当F务员这段日子我总觉得过的很快,而每天的生活也J乎恍如一潭死水,下午六点上班,凌晨四点下班,这是一成不变的规矩。至于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也并没有对我的生活造成任何影响,即便是田金城明知道我在酒吧是个威胁,可他依然没有给我制造什么麻烦,这一点我虽然搞不清楚他在想什么,不过没麻烦那是最好,我也乐享其中。 不傻的傻二愣从那天跟我的一番肺腑之后也没有跟我走的太近,但我知道他的确是打算跟着我一起往上爬了。他那样的一个人有没有野心我现在还不敢妄自下结论,但他如果肯坚持心中所坚持的,那到最后绝对是有所回报的,即便是不跟我,我也相信他的未来绝对不止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泊车员。 有所执方有所成,任何一个人一旦对待某件事认真起来,到最后想必都不会太差。 而我对他目前也是持观望状态,人心隔肚p,我跟他相处时间太短,所以我肯定不能百分之百的信任他。那天晚上他说下班之后要把田金城打一顿,虽然我心里觉得很大快人心,不过最后我还是没让他动手,起m现阶段我不能首先在田金城面前挑起事端,否则到了王超面前我就说不通了。再就是,我也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傻二愣的不傻之处,他对我来说或许以后还有着大用处。 一直在酒吧兼职的苏羽在转了夜班之后,就经常喜欢跟我黏在一起了,甚至直白坦言的说喜欢我,无论我怎么跟她解释我跟王青霞之间的关系,她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仿佛迟早有一天我会是她的。这段时间以来,每天晚上下班她总是会找各种理由让我送她回家,然后到她楼下她总是会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每次我都挺尴尬的。可她一个弱nv子,我也不能把她怎么样,更不能冲她发火,久而久之我对她的各种举动也就习惯了,不过苏羽也还算是有自知自明,不管做什么她都懂得拿捏分寸。 可是,我对王青霞的心那是永远都不可能改变的。 如今的我可以说除了王青霞之外什么都没有了,也唯独只有她才能让我不顾一切的拼命往上爬,如果到最后连王青霞我都放弃了,那我现在所做的这一切又有何意义? 这段时间里,乔老六并没有找过我,王超也没有出现过,那位叫李青的少F倒是来过J次酒吧,但每次她见到我也只是点到即止的打了一下招呼,从来不会跟我多说一句话。但是我现在一点都不急,我相信王超他总有一天会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尤其是在那天晚上我得到了乔老六的认可之后,我就更加相信王超不可能把我丢在酒吧不管了。 其实那晚上我所做的一切并不是如傻二愣说的那样都是演戏,至少在乔老六出现之前的那一刻,我的确是因为冲动而跑到台上去的。而之后当乔老六说只要把赵君打趴下然后就让我跟着他混,那个时候我才是故意演戏给所有人看的,于是我答应了下来。因为我当时想到了王超跟我说的那番话,他其实一开始就打算把我安cha到乔老六身边的,只是苦于一直找不到机会,只是谁也没想到机会就这样被我不经意之间抓住了。 所以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王超来找我,等乔老六来找我,而且我也相信这个时间绝对不会太长。 这段时间其实还有一个nv人经常会来酒吧看我,不是曾紫墨,也不是乔老六的nv儿,而是那位张老书记的宝贝孙nv张雪,她J乎每天晚上都会来酒吧坐一下,然后每次都是喜欢点一瓶最贵的红酒,而每次她都是喜欢变着戏法让我陪她喝酒,更加奇葩的是,她依旧还是喜欢一口一个叫我狗东西。从一开始的愤怒到最后也慢慢就习惯了,谁叫她有个牛B的爷爷呢,我哪里惹的起她? "嘿,陈晓明,你给我过来。"就在我上班没多久还站在吧台愣神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不远处想起,不用猜我都知道这肯定又是张雪这个整天吃饱了没事g的娘们。 我转身就看到她坐在离吧台不远的一个位置朝我招手,满脸笑容的她在看到我之后还带着一点狡黠,每次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就觉得肯定没什么好事。 果然,等我走过去的之后,她直接命令道:"狗东西,你给我坐下。" 我站在一边,尽量用平静的口吻回道:"不好意思,我在上班。" 张雪双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盯着我,眼神迷离道:"如果我叫你陪我喝两杯,这应该可以吧。" 我心里叫苦,就知道这娘们没打什么好心思,超人酒吧其实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如果客人要求F务员陪酒的时候那你必须不能拒绝,别的酒吧我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规定,但是在超人这条规定的确是给酒吧带来了不菲的收入,因为客人一旦喝的开心了,基本上都不止要一瓶酒,这也是为什么超人酒吧在招聘F务员这方面极其挑剔的原因,最不济那也是必须要相貌过得去,也只有那些长得好看的男人nv人们才能引起顾客的主意。 张雪明显是抓住了我的死肋,她说完这句话后就在等着我表态,我甚至能猜到一旦我拒绝之后的后果,以这娘们那不可理喻的程度绝对是可以为了一点小事而把我弄出酒吧的。 "小姐,我可以陪你喝酒,但你应该要先点一瓶酒。"我站在她面前低声说了一句。 穿着一套蓝se连衣裙的张雪笑嘻嘻道:"没问题啊,把你们酒吧最贵的红酒给我拿出来。" 我试探着问道:"八二年的拉菲,你要不要?" 张雪轻笑一声,嘴角上扬的弧度中规中矩,让人看了有种很窝心的感觉,她这种笑容估计是学了很久,因为一般 .